首页 > 单机新闻 > 老年教育质量低 如何帮银发族实现老有所学?

老年教育质量低 如何帮银发族实现老有所学?

 2017-08-13 19:58  

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亿。老年人不仅关心衣食住行、医疗健康等生活保障,也对文化、科技、娱乐等新知识、新事物很关注。有些老人希望退休后能重新“上学”,发展兴趣爱好、结交同龄朋友、丰富晚年生活,老年教育成为新的消费热点。但是,目前我国城乡社区老年教育形式少、质量低,供给能力远不能满足老年群体的需求。如何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帮助“银发族”实现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让他们拥有更加多彩的晚年生活?

点击进入下一页

近日,山东泰安市老年大学2017级开班,报名现场火爆,仅1个小时,26个热门班就被报满。图为老人们在报名现场。 人民视觉

半夜排队,入学报名靠“秒杀”

“报名上老年大学,就像去医院挂专家号,名额放出来很快就抢光了,盯着电脑也报不上”

“老年大学让我爱上了山水画,退休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了。”72岁的柴中鹏在北京东城区老年大学已有10年学龄,每周雷打不动去上绘画课。然而,在东城区,不少老人等了三五年也入不了学。

“周一到周五、早上到晚上,4间教室课程排得满满的还是不够用。”北京东城区老年大学教师段浚川说,目前位于地坛附近的东城区老年大学有2000多名学生,却仅有4间教室。10年来,老年大学搬了两三次家,校舍紧张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现在每个班备选名单都排得很长,前面一个人‘转学’或‘退学’空出一个位置,后面的人才能递补进来。”段浚川说。

每学期开始前,东城区老年大学都会贴出报名公告,在报名前夜,甚至有老人半夜来排队,只为一个宝贵的名额。

半夜排队对很多老人来讲已经吃不消,还有些老年大学报名需要电脑秒杀,让老人更头疼。天津市老年大学去年起开始网上报名,南开区居民初秀兰折腾了一晚上也没登录上去,无奈之下只能请儿子帮忙,“名额放出来很快就抢光了,跟去医院抢专家号似的。”

老年大学报名难,去老年大学上课也不容易。天津市武清区南马房村村民周炳泉退休后每天串门、聊天、跳广场舞,生活也算自在,但就是感觉少点什么:“我也想学画画、学书法,可家附近没有给老年人开办的学校,最近的武清区老年大学离家也有30公里,来回一趟实在麻烦。”

据统计,我国现有老年大学、老年学校等教育机构6万多所,每年可供学习人次约700万,但与2亿多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相比,仍然是杯水车薪。这些老年大学大部分是上世纪80年代起为解决机关单位离退休职工学习问题而办,很难适应现在大众化、普惠性老年教育的需要。

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副所长姜向群说:“退休人员快速增加,参加学习的热情十分高涨。但老年大学办学场地及设施严重稀缺,资金投入不够,供需矛盾突出。”

在农村,留守老人生活更单一,更难接触到老年教育资源。“城乡之间老年教育的差距十分明显。”姜向群说,我国《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发展农村社区老年教育,以村民喜爱的形式开展适应农村老年人需求的教育活动,“应鼓励农村地区在发展社会养老服务的同时,配套建设老年大学及其老年人学习的场所;政府应从政策以及资金上给予支持,定期组织文艺志愿者下乡给老人们送知识;基层老年协会要切实动起来,常态化开展文教活动。”

歌舞书画,不是对谁都适合

“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我这样的老年人就喜欢唱歌、跳舞,其实我更想学摄影摄像、电子相册、手机理财,真希望多教一些让老年人跟上时代的课程”

“看到天津市老年大学开设中医班,我马上就报名了。”初秀兰年轻时在医院工作过,对中医养生很感兴趣,“学校请的都是名师,讲的中医知识很管用。”

除了中医班,初秀兰还报了声乐班。“从零开始,现在我都会识五线谱了。”年近六旬的初秀兰像孩子一样开心。

但由于每学期报名越来越难,加之老年大学比较远,今年初秀兰选择了离家更近的南开区马场街新闻里社区学习,感觉反差很大:“社区的课只有合唱、舞蹈和编织,没有市里老年大学丰富,教学内容也相对简单,有点单调。”

银发族期待怎样的老年教育呢?

更丰富——

“老年人需求比较多样,有些人想学诗歌朗诵、唱歌跳舞,在我们这儿就学不了。”段浚川说,东城区老年大学开设书法、绘画、摄影、文学等课程,但没有表演类课程,“我们也知道大家不一定都喜欢绘画书法,课程需要多样化,但不少课我们开不了。”

我要说两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