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新闻 > “常去网吧不能算贫困生”没有听上去那么武断

“常去网吧不能算贫困生”没有听上去那么武断

 2017-09-08 14:42  

  新闻背景:

  近日,陕西省教育厅等部门联合制定下发《陕西省高等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办法》,根据办法规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分为家庭经济一般困难学生和家庭经济特别困难学生。哪些人不能认定为贫困生?规定中专门列出一条,在外租房、经常出入网吧者不得纳入贫困学生之列。

  支持:

  “常去网吧不属贫困”是务实招数

  较之让申请贫困生补助者当众诉苦、相互比惨的煽情做法,把“常去网吧”视作“露富证据”,要说也更符合认定方法上的实事求是和程序正义。早有“过来人”回忆过往的校园生活,称自己经历过的贫困生认定,既有“天花乱坠”的比惨诉苦,也有“和谐共享”的轮流坐庄……至于如何从申请者生活消费的蛛丝马迹,去判断其“假贫真富”的背后隐情,反倒鲜有公平合理的务实招数。【详细】

  众所周知,高校都有机房,配备了电脑。虽然说学校机房电脑比较简陋、比较破,有的电脑历史很悠久,但只要不是玩大型的网络游戏,并不会影响学生正常的学习、娱乐。而经常出入网吧的学生,绝大部分是玩网络游戏的学生,并不是使用电脑进行学习。最关键的是,学校机房上网费用比较便宜,至少是比校外经营性网吧要便宜得多。对于应把有限的生活费用在刀刃上的贫困学生来说,上网理所应当选择网费更为便宜的场所,不该去上网费相对较贵的网吧上网。而且,在现实生活中,的确有一些学生,一边拿着贫困补助,一边经常出入网吧玩网络游戏,扭曲了贫困生政策,引起了很多学生的不满和愤慨。【详细】

  反对:

  不能剥夺贫困生常出入网吧的权益

  教育部要求,贫困生认定时,要开展调查研究工作,采用大数据分析、个别访谈等方式,深入、直观地了解学生家庭经济状况。各地各学校学生情况不同,而且贫困生认定本身很难有量化标准,越是教育厅层面越是要把贫困生认定权交给学校,学校更是要把评定权下放给具体学院和辅导员老师,“常出入网吧”“校外租房”一票否决,不仅太武断主观,而且具体执行起来很难,怎么衡量“常出入网吧”,难道奖励同学间互相举报,还是由辅导员派人盯梢?或要与网吧建立信息联动互通机制?这不是侵犯学生隐私权吗?经济贫困不是原罪,因为经济贫困还丧失一些基本权利,这是比剥夺应有贫困补助更大的二次伤害。【详细】

  客观而言,消费行为同贫困与否有很大程度的关联,但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例如,在外租房、经常出入网吧不得纳入贫困生之列,总体来说有其合理性,有能力租房或者经常出入网吧消费,通常情况下经济状况都不会差,但并不排除一些例外,如有的贫困生为了方便勤工俭学而选择租房,有的贫困学生因为没有个人电脑,查资料、写论文等需要去网吧。故此,如果机械地依照标准不予认定就容易产生不公平。【详细】

  第三方观点:

  精准认定贫困生方能彰显助学之意

  当今社会,人口快速流动,信息纷繁多变,贫困生又比较敏感,加之一些人拉关系走后门,学校有时候难以精准掌握贫困生的真实情况。要切实落实助学良政,除了严格贯彻相关规定外,还需要实地考察对象是否符合建档立卡收入标准,和当地扶贫部门核实情况,结合信息化手段,对学生的日常消费习惯进行科学评价,通过大数据实现精准扶贫,有的放矢。

  接受良好教育成为优秀人才,是贫困生改变代际传递、实现向上流动的阶梯,是家庭也是社会的希望。只有让真正的贫困学生享受到政策温暖,让鱼目混珠者黯然退出,保障公平公正,帮助贫困生实现梦想,方是真实彰显精准助学的题中之义。【详细】

  微言大义:

  @优惠券君啊:我大学时候的室友也是贫困生,他每个星期有30多个小时的网吧生活,不花一分钱还有一千多的收入,因为他是网管。

  @沈晚晴:不这样规定就要看谁比谁穷,可装穷谁不会?

  @迷失在回声的漩涡:网吧坐一晚上也就几块钱,去奶茶店一进去最低消费二十。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后语:

  “常去网吧不能算贫困生”乍听之下武断,仔细一想不乏道理。在大学校园想要上网非常容易:宿舍有网线、教室有wif,图书馆或者机房也都可以上网。“上网吧学习查资料”显得让人难以信服,更何况还有个“经常”。

  诚然,相比K歌等一些娱乐项目,上网的花费并不算高。但在自由自主的大学校园中,“沉迷网吧打游戏”却十分花费时间和精力。从这个角度讲,“常去网吧不能算贫困生”可能更多地是在倡导一种自律上进的大学生活。

回顾:往期“经”点热评

我要说两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