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得技巧 >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准确把握本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准确把握本

 2017-08-13 22:01  

  核心看点:减税降费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眼下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的主要目的在于降低企业成本、提高供给质量,是结构性调整而非总量性调节,着力点落在供给侧而非需求侧,因而减税降费决不能走以往的“借钱”套路——通过扩大赤字、增发国债支撑减税降费,而应实行减税降费与削减政府支出联动,以政府支出规模的削减为企业降低税费负担腾挪空间,或者对税费收入做结构性调整,从而真正降低企业税费负担。

  支撑财源是核心因素

  减税降费是党中央、国务院积极应对当前经济下行、助力实体企业转型升级、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社会各界普遍关注。一方面,减税降费牵动千家万户;另一方面,企业税费负担沉重亦是我国经济运行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应当将其作为政策着力点和着重点。更为重要的是,当前面对各种潜在的和现实的财政金融风险,一些传统财政政策操作均一再遇到挑战,兼顾各方面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特别是贯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减税降费应当成为当前宏观经济调控的一个重要着力点。

  透过现象看本质。认识减税降费这一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事关减税降费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即它是以什么样的财源来支撑的?实际上,税收也好,收费也罢,说到底,都是作为政府收入的来源、基于弥补政府支出的需要而征收的。减税降费直接牵动的是政府收支的平衡格局。以什么样的财源填补减税降费之后留下的政府收入亏空,不仅对于实现政府收支再平衡至关重要,而且关系到减税降费的实质效应以及宏观经济政策的最终导向。

  换言之,不同财源支撑下的减税降费效应和宏观经济政策导向,具有极大的差异。减税降费的财源支撑格局,事实上决定着减税降费的实质效应,亦决定了与此相关的宏观经济政策导向。

  需要注意的是,注意到本轮减税降费的背景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非需求管理,着力点落在供给侧而非需求侧,对于本轮减税降费效应以及宏观经济政策导向的分析判断,显然不能忽略其支撑财源这个核心因素。

  由“借钱”到“借钱加节用”

  迄今为止,我国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实施的本轮减税降费,经过了两个阶段的演变:由“借钱减税降费”到“借钱加节用减税降费”。

  2016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在重点抓好“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的背景下,作为降成本的一个着力点和着重点,减税降费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当年的减税降费规模达到5736亿元。支撑这样一笔减税降费的财源,是增列赤字以及为弥补赤字而增发的国债。当年一般公共预算项下的财政赤字之所以安排21800亿元,在上一年的基础上增加5600亿元,赤字率上升至3%,其主要原因就是减税降费。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曾如此说明:“适度扩大财政赤字,主要用于减税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财政部提交的《关于2015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也曾如此解释:“扩大的赤字,在适当增加必要财政支出的同时,主要用于弥补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减收。”此种操作,或可称之为“借钱减税降费”。

  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在多措并举降成本的旗帜下,减税降费得以持续推进。按照计划,减税和降费的规模分别为3500亿元和2000亿元,总额达到5500亿元。支撑这样一笔减税降费的财源,自然少不了增列赤字和增发国债:一般公共预算项下的财政赤字安排为23800亿元,在上一年基础上增加2000亿元,赤字率维持在3%的水平。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赤字率保持不变,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减税降费……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但是,除此之外,削减政府支出也成为减税降费的另一支撑点。压缩非重点支出、削减一般性支出以及“三公”经费零增长,一起被列入一般公共预算安排中,便是具体体现。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亦提出,压缩非重点支出,减少对绩效不高项目的预算安排。各级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中央部门要带头,一律按不低于5%的幅度压减一般性支出,决不允许增加“三公”经费,挤出更多资金用于减税降费,坚守节用裕民的正道。此种操作,或可称之为“借钱加节用减税降费”。

  一个十分积极的变化

  减税降费由以增列赤字、增发国债来支撑转到以增列赤字、增发国债与削减支出相结合的办法加以支撑,应当视作一个十分积极的变化。这是因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实施的本轮减税降费,其目标大不相同于以往。

我要说两句

发表评论